服务热线400-0883-668

关注我们 i

研究资讯RESEARCH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资讯 > 聚焦原油 > 全球原油定价体系

全球原油定价体系

全球原油定价体系


       从长期来看,全球原油价格体系中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走势基本一致,而现货市场中长期贸易合同价格主要是以期货价格为基准,加上一定的升贴水构成。那么具体的期货、现场市场是如何构成与运行的,本文将加以介绍。


     一、期货价格体系

    目前全球主要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有: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新加坡交易所(SGX)。其中纽约商业交易所的西德克萨斯轻质低硫油期货合约(WTI)和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Brent)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两种定价基准。

    纽约商业交易所交易的美国国内原油标准是含硫量低于0.42%,API比重高于37或低于42,交割地点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WTI期货是目前世界上商品期货中成交量最大的一种,其价格为中东供应美国出口原油及整个美洲地区原油交易的价格参照体系,是国际原油价格最重要的晴雨表,这为美国主导全球石油定价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WTI主要反映美国市场的原油供销以及库存状况。二战之后,美国在世界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话语权,并且北美地区一直是最大的原油消费区,也是重要的原油生产区,加之WTI原油的质量好于布伦特,更适于石油生产,因此WTI价格的变化能对世界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WTI也更适合作基准原油。

    伦敦的国际石油交易所是国际著名的贸易交易中心,也是欧洲最重要的能源期货和期权交易场所。BRENT原油期货价格是与WTI并肩的另一个国际基准油价,由于布伦特原油产量的逐年下降,其价格体系目前主要由四种北海原油构成一揽子基准:布伦特(Brent)、福蒂斯(Forties)、奥塞博格(Oseberg)、伊科菲斯克(Ekofisk),简称BFOE。世界原油三分之二以上的交易量,不是以WTI、而是以同样轻质低硫的北海布伦特(Brent)原油为基准油作价。1988年6月23日,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推出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包括西北欧、北海、地中海、非洲以及也门等国家和地区,均以此为基准,由于这一期货合约满足了石油工业的需求,被认为是“高度灵活的规避风险及进行交易的工具”。 伦敦因此成为三大国际原油期货交易中心之一。布伦特原油期货及现货市场所构成的布伦特原油定价体系,最多时竟涵盖了世界原油交易量的80%,即使在纽约原油价格日益重要的今天,全球仍有约65%的原油交易量,是以北海布伦特原油为基准油作价。

    二、现货价格体系

    目前全球范围主要的石油现货市场共有西北欧市场、地中海市场、加勒比海市场、新加坡市场和美国市场5个。西北欧市场分布在(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地区,主要为英、德、法、荷等国服务,核心在鹿特丹。美国每年消费石油9亿吨左右,其中近一半需要进口,比邻墨西哥湾的休斯敦及大西洋的波特兰和纽约港形成了一个服务美国的庞大的石油现货市场。新加坡市场出现的最晚,但因其地理位置优越,发展极为迅速,现已成为南亚和东南亚的石油交易中心。

    欧洲的石油现货市场以西北欧市场为主,该市场覆盖了欧洲四个主要是非消费国中的三个(德国、英国、法国)。欧洲现货市场早着20世界50年代就出现了,但期初交易量很小,作为长期合同贸易的剩余市场而存在,逐渐发展壮大,最终这一地区的石油销售都建立在现货交易价格的基础上。西北欧交易市场包括驳船交易市场和油轮交易市场两部分。驳船市场交易1000~2000吨批量级的油品,主要是经莱茵河到德国和瑞士。也有少量油品经这种方式流入英国和法国。驳船市场的供应商主要是西北欧海岸的炼油商。驳船市场的交易商众多,大多以鹿特丹为中心,在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地区以FOB价格进行交易,他们既分销油品至终端用户,也从事投机性交易。现货市场的另一种形式是油轮交易。虽然也是以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地区为中心,但这是一个更具国际性的市场。油轮的批量通常在18000~30000吨,以抵达西欧的CIF价格为报价依据。

    地中海市场是欧洲的另一个主要现货市场。这一地区的供应商主要是本地炼油商,特别是西意大利海岸的独立炼油商。

    三、世界原油主要作价方式

    原油作为当今世界的主要能源之一,是对各个国家都具有战略性意义的商品。世界原油贸易市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市场游戏规则已相当完善。石油作为一种战略资源,许多情况下国家之间的贸易,需求首先在国家层面签订大体的贸易框架,包括贸易量、存续时间及大致的作价方式等,之后再由专门的石油公司进行贸易操作。这种大宗的石油贸易方式采用的是类似长期合同贸易的形势,只不过价格的制定更加灵活。目前长期合同贸易以及一些远期贸易大多以主要地区的基准油为定价参考,以基准油在交货或提单日前后某一段时间的现货交易或期货交易价格加上升贴水作为拥有贸易的最终结算价格。期货市场价格在国际石油定价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随着世界石油市场的发展和演变,现今许多原油长期贸易合同均采用公式计算法,即选用一种或几种参照原油的价格为基准,再加升贴水,其基本公式为:

    P=A+D

    其中:

    P为原油结算价格

    A为基准油期货价或现货价

    D为升贴水

    其中参照价格并不是某种原油某个具体时间段具体成交价,而是与成交前后一段时间的现货价格、期货价格或某报价机构的报价相联系而计算出来的价格。有些原油使用某个报价体系中对该种原油的报价经公示处理后作为基准价;有些原油由于没有报价等原因则要挂靠其他原油的报价。以地域划分,所有在北美生产或销往北美的原油都以WTI作为基准来作价;从原苏联、非洲以及中东销往欧洲的原油则以Brent原油作为基准来作价;中东产油国生产或从中东销往亚洲的原油则以阿联酋迪拜原油为基准油作价;远东市场参照的油品主要是来自马来西亚塔皮斯轻质原油(tapis)和印尼的米纳斯原油(minas)。中国大庆出口的原油是以印尼的米纳斯原油作为定价基准的。

    四、小结

    期货交易在交易量及重要性在各种交易方式上占有突出低位,并以其自身的价格发现功能成为世界原油价格的主要代表。世界原油长期贸易合同主要以原油期货价格为基准,并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升贴水,构成最终贸易方式及价格。分地区看,从美国出口及出口至美国的价格主要参考WTI原油期货价格为基准,从欧洲出口及出口至欧洲的价格主要参考Brent原油期货价格为基准,中东出口至亚太地区原油主要采用迪拜原油价格或官方价格指数与基准,而亚太国家之间贸易则主要以印尼原油价格指数、马来西亚塔皮斯原油价格指数或亚洲石油价格指数为基准。这一以美、欧为中心、亚太地区处于弱势的体系格局与国际石油贸易格局、地缘政治等方面均有深远的关系。由于世界原油市场价格不断变化,因此世界原油价格体系也必然随之变化,局部出现一些新的特点与趋势,如今年下半年大概率要上市的中国原油期货能否对亚洲原油市场价格体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值得市场期待。